首页 > 书库 > 《折玉欢》折玉by郑二下部 激H 折玉欢免费阅读

折玉欢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汐歌,宫宴的小说是《折玉欢》,它的作者是荒世诞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秋末近时,龙潭寺后山,红叶满山,像是要烧起了一般,秋意浓浓。那人捡起红叶,低声道:“可叹红叶生,却无赏叶人。” 这是今年最后一波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4 16:24: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汐歌,宫宴的小说是《折玉欢》,它的作者是荒世诞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秋末近时,龙潭寺后山,红叶满山,像是要烧起了一般,秋意浓浓。那人捡起红叶,低声道:“可叹红叶生,却无赏叶人。” 这是今年最后一波

《折玉欢》免费试读

秋末近时,龙潭寺后山,红叶满山,像是要烧起了一般,秋意浓浓。那人捡起红叶,低声道:“可叹红叶生,却无赏叶人。”

这是今年最后一波红叶。

沈将军归来的消息,传到了京城。这位镇守边境多年的老将,终要回归故土。待他进京时,已是初冬。一株株含苞待放的梅树,在冷风之中,傲然挺立。

随之是众人相迎宫宴的时候。那日汐歌特地派人将她接入宫中。见她整个人黑了不止一圈,惊讶道:“你是我妹妹么?”

“有你这么笑话妹妹的么?”她瞪眼。

“前几日听母亲说,你隐了身份出去学医了,还说你变得都没个姑娘家的样子,我还不信,如今看来,母亲说得倒还是含蓄了。”她掩嘴笑着。看拂以气鼓鼓的模样,笑道,“好啦,让念玖给你擦些粉脂便是。”

这粉脂一擦就擦了小半身。锁骨以上都给擦了,看汐歌在床上,终忍不住放开大笑。头上的钗饰随她的笑,一颤颤的抖着。

试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终于选定了一套,翠绿色的罗裙。裙摆的流苏落下,增添了几分俏皮。念玖的一双巧手,为她编出了小巧的发髻。低头,为她描眉,在她唇上点上了淡淡的朱红色。

汐歌叹道,“拂儿果真是好看,再过几年,姐姐都比不过你了。”

“姐姐胡说什么呢?再过几年,姐姐还是风韵美人啊。我也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就你这张嘴会说。”她笑着,心里还是想着,如今的拂以,也才到她肩头,再过几年...就会超过她了吧。岁月不饶人呐......

她突然看见拂以手上的扳指,有些惊讶,“这个...和以前兄长所戴的好像。”

拂以笑道:“就是那个,我从大哥那要过来了。谁让他有了更喜欢的呢?”

这次的宫宴,来的人,可真是不少。很快,拂以就以太闷为借口,想出去透透气。

此番宫中来人毕竟是人多口杂的,汐歌陪在皇上身边,也没办法时时看顾着拂以,便让念玖跟着拂以。

记得上一世的宫宴,有一位舞女,被皇上看中,被封为嫔。那个女人,后来...成了皇后对付姐姐的利器。姐姐怀了身孕后,几次险些滑胎,都是因为她。

她勾唇,“念玖,那些歌女舞女,都会在哪?”

进了偏殿,她一眼就相中了在角落比划着舞衣的女人。上一世跟随皇后,在她面前嚣张跋扈的脸,她至今还记得。后来她进了宫,也是三番四次给她使绊子。那女人看起来安分,心里...可半点都不安分。

拂以一走过去,便露出单纯的笑容,“咦,这儿怎么这么多漂亮的姐姐呀?”

看她盛装打扮,年纪又小。身后还跟着宫女,这些歌女舞女便猜测起来,莫不是哪位公主?

也不敢得罪她,对她笑笑。拂以绕了一圈,停在了浣如面前。紧盯着她的舞衣,“姐姐,你的衣服好漂亮啊。”

浣如见周遭气氛有些僵硬,所有人都看着她们。也猜想面前这位小姑娘,可能是宫中公主,若是能让公主对她另眼相待的话,日后在这宫中...想来会顺畅得多啊。

她立即笑容满面,“你想看看么?”

“可以么?”

孩子单纯的模样,让她放松了戒心,心中只想着与她打好关系,便把舞衣给了她。

火红色的舞衣呀,当真是好看。她一脸惊讶的看着舞衣,将舞衣翻来覆去看了一遍。“真好看呀。”

浣如收到夸奖,自然心情好得很,“待姐姐穿上这衣服跳舞的时候,会更好看呢。”

“真的?”她一脸惊喜,“那我一定要看看。”

“等会儿姐姐就会跳了,你可得好好看着啊。”越发感觉这小丫头对她颇有好感,于是更加得意。

拂以将舞衣还给她的时候,还笑着,“嗯,我会好好看的。”

待两人走出偏殿,念玖才道,“小姐怎么会想来这儿?”

“因为...要先断了些祸患。”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念玖,今儿的事,可不能告诉姐姐。”

“是。”

待两人回到正殿,宫宴已经被布置妥当了,各路官员,顺着自己的品级坐下去。她目光一扫,还看见了几个熟面孔。

傅丞相家的三个女儿,盛装打扮,娇滴滴的坐在自己位置上。而傅辞绯的目光似乎在周围搜寻着什么人。

是宫靖白么?看来应该是见过宫靖白了。那个男人,真是广撒网多捕鱼啊。抓自己的同时,不忘抓住傅辞绯。

“拂以!”一声轻唤,她就见馨盈提着裙摆小跑而来,站在她面前,“好久不见你了。你答应会去找我玩的,都见不到你。”

“我这段时间不是忙嘛,打算过段时间去的。”

她撇嘴,“行了,就会搪塞我。”

拂以拉着她,“走吧,进去再说。”

余家为皇商,宫宴会应邀而来也不奇怪。不过江家,应该就不会来了。

不时,沈清斋随沈将军一同前来。挺拔的身子站在人群中,也是相当夺人眼目。他一进来,扫视了一圈,正与拂以的眼神对上,微微颔首。

她与馨盈聊了一会儿,宫宴要开始时,馨盈就被叫了回去。

国公与夫人姗姗来迟,大哥跟在身后,脸红得有些不自然。她疑惑的看着他们,看他们进来坐下,温夫人与拂以坐在另一桌,国公与临渊坐在另一桌。

“大哥这是怎么了?”她疑惑的看着他。

“你大哥出去之前,去了阿荼的院子里。”她摇了摇头,“这俩人啊......”

“噗......”她忍不住笑出声来,临渊听到了,瞪了她一眼,她忙收住了笑。

对于阿荼,相处了一段时日,温夫人对她也是喜欢的。她是个性子单纯的好姑娘,总是带着暖暖的笑容,和她在一起的时候,都会觉得心情甚好。如此,她也能理解,为何临渊会喜欢她了。

只是...倘若阿荼恢复了记忆......之后的事,她还是不大敢想象。

皇后与太子同来,丽妃随三皇子而来。太后喜静,便在宫中歇下了。

能出席此次宫宴的,也唯有妃级以上的嫔妃,一般是有诞下子嗣的。

之后,皇上携汐歌而来,原本汐歌该落座的,是在皇后之下,皇帝却生生让人在他身旁添了把椅子。

众人见状,不禁感慨,皇上对汐歌的宠爱,果然是到了极致的。还没皇子,就已经宠到这种地步了,倘若诞下皇子...国公府...怕是能翻了天了。

《折玉欢》精彩评论

    【粮草】在这个年头的网文界历史分类里面算是勉强能看的书了。缺点是作者(荒世诞笑)喜欢往正文里惨烂梗,还喜欢就书中明朝的事讽一波500年后的事,然后总会引来一群自以为看遍了世间黑暗的傻逼脑残卢瑟社会蛆虫们洋洋自得自以为是的在间贴里高屋建瓴针砭时事。 所以说智障岳不群在章节末尾搞展示热评这个功能简直是在强制喂屎,为什么非得让我看一群智障在那丢人现眼?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