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免费阅读 LOLI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GC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

婚恋连载中

主角是易轻尘,易母的小说《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此文是慕溪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你!”小柳气得直喘,孙海洋怕她再闹下去惹怒了易轻尘,忙捂着她的嘴把她拉到一旁。 小柳气坏了,一把打掉孙海洋的手,大声喊道,“你

|更新:2019-10-06 08:22: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易轻尘,易母的小说《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此文是慕溪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你!”小柳气得直喘,孙海洋怕她再闹下去惹怒了易轻尘,忙捂着她的嘴把她拉到一旁。 小柳气坏了,一把打掉孙海洋的手,大声喊道,“你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免费试读

“你!”小柳气得直喘,孙海洋怕她再闹下去惹怒了易轻尘,忙捂着她的嘴把她拉到一旁。

小柳气坏了,一把打掉孙海洋的手,大声喊道,“你就是个窝囊废,这婚我不结了!”然后转身跑了出去,动作之矫健完全不像是个孕妇。

孙海洋看了我一眼,转身追了出去。

我愣愣地看着他们一前一后消失在门外,心里五味杂陈。

易轻尘的大掌伸过来扳正了我的脑袋,捧住我的脸迫使我与他四目相对,凑在我耳边说道,“以后你的眼里只能有我,不可以看其他男人!”

哼!怎么这么霸道。

我心中有了一个疑问,易轻尘特意把时间改在今天是为了来帮我出气的?我看着他,突然就失了声,泪水一串串往下掉,我何德何能,能让他如此为我。

易轻尘的眉眼中透着丝丝心疼,他的手指轻轻问我擦掉眼泪,目光缱绻,“我们是幸福的,不需要哭。”

“是幸福,现在我是幸福的!”我含泪说道,在周围艳羡的目光中主动吻了他,“易轻尘,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会倾尽所有回报你的!”

“你有什么,你一个破落户,被人穿过的破鞋,还妄想攀我儿子的高枝,不要脸!”一个愤怒的声音在我头顶炸响,我被人抓住头发拽了起来。

“啊!”我痛呼一声,扭过身,就看到易轻尘母亲那张浓妆艳抹的脸,她满面怒容,杀气腾腾,仿佛要把我千刀万剐。

“贱人!”她一手抓住我的头发,一手狠狠给了我一个耳光,尖锐的指甲刮破了我的脸,火辣辣的疼。

周围顿时就炸开了锅!

“放手!”易轻尘反应过来,跳起来把我揽住,厉声对他母亲说道,“别逼我发火,你承受不起!”

“听听,大伙都听听,这就是一个儿子对他亲娘的态度,为了一个二手货,连亲娘都不要了!”易母不管不顾地喊道。

易轻尘的脸阴得滴水,冷冷吩咐道,“把她给我拖出去!”

“谁敢,我看谁敢,反了你们了!”易母嘶声喊道。

但她的话显然没有震慑力,一个黑衣人上前来,挥手砍在她肩膀处,她惨叫一声松开了我,易轻尘立刻把我搂进怀里。

“拖走!”他沉声说道,脸上虽然没有多余的表情,但搂着我的力道特别大,我明显能感受到他的愤怒。

易母被两个人架着,气得大喊大叫,“易轻尘,你个小兔崽子,你连亲娘都打,你没良心!”

“我没良心,我没良心早就任你自生自灭了,你当年抛弃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是你亲儿子,你把我卖给人贩子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是你亲儿子!”易轻尘压着火,咬肌崩得死死的,冲属下挥了挥手。

两个人直接把易母拖走了。

被她这么一闹腾,我们也没登记成,我的脸又红又肿,还被刮了一道口子,没法照相,易轻尘只好带我回去,说改天再来。

走的时候,他吩咐那四个人留下来善后,看有没有人偷拍照片或视频,有的话一律要删掉。

易轻尘把车开得飞快,我不知道他要开去哪里,也不敢开口问,他周身散发的戾气让我害怕。

我也没提回公司的事,他这样,我不忍心丢下他不管,只好给罗浩发了个信息,说我暂时回不去。

后来,易轻尘把车开到了海边。

冬天的海边很是冷清,鲜有人迹,只有海浪拍打着岩石,发出哗哗的撞击声。

我们下了车,并肩而立,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出神。

许久,易轻尘才发出一声叹息,捧住我的脸。

“不好意思,让你出丑了!”他说道,微冷的指尖拂过我的伤口。

“没事!”我扯出一个僵硬的笑,“我最狼狈的时候你都见过了不是吗?”

“嗯!确实如此!”他点点头,“不过你放心,以后不会了!”

我没说话,不知道说什么。

因为在我身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我不敢轻信任何许诺。

“你是不是又打退堂鼓了?”他小心翼翼地问我。

“没有!”我说道,“我之前犹豫,是因为我觉得实在配不上你,现在,你妈激发了我的斗志,我倒要看看,我就和你在一起了,谁能把我怎么样!”

易轻尘惊讶地看着我,良久,忽然“哈”的一声笑起来。

他笑容越来越舒展,笑声越来越响亮,惊起一群海鸟,扑楞着翅膀直上云霄。

我被他感染,也跟着笑起来,两个人站在冬天冷寂的沙滩上,笑得像两个傻子。

笑累了,我们并肩坐在沙滩上,易轻尘从车里取来毛呢大衣,把我俩裹在里面,两个人依偎着看风景。

“给我讲讲你和你母亲的事儿吧!”我说道,“以后还要碰上的,我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不是吗?”

“我妈呀……”易轻尘迟疑了一刻,还是开了口,“我妈她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也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严格来说,她都不是一个合适的女人!”

这话就有点严重了,易母的泼辣我是已经领教到,但是,一个儿子,把母亲形容的如此不堪,她到底是犯了多大的错?

“小时候,我就知道我妈是个坏女人,吃喝嫖赌抽她都占全了,整天混迹于赌场歌厅,染上了毒瘾,为了吸毒,不惜用身体做交易。”

我没敢打断他,内心却无比震惊,难怪我第一次见易母,就感觉她虽然打扮得华丽,却不像是个有修养的贵妇,反而透着一股风尘气。

“自从我妈吸毒被我爸发现后,我们家就没有安宁过。”易轻尘接着说道,“他们天天吵天天打,常常打到最后两个人都摔门而去,好几天不回,把我扔在家里自生自灭。

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也还能忍受,后来,我十岁那年,我妈没钱吸毒,逼急了,就把我卖了。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也是冬天,大雪纷飞,我从人贩子那里偷跑出来,穿着单衣,光着脚,躲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多亏了一个小女孩,她为我偷来棉衣和鞋子,陪着我度过了那个漫长的夜晚。”

我听到这里,心头突然一跳,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记忆里跳出来,我想要抓住,却又无从抓起。

易轻尘又接着讲下去:“我爸忍无可忍,和她离了婚,重新组建了家庭,但是对方不愿意接受我,我妈也不要我,就把我丢给了外婆。”

大概是想起了死去的外婆,易轻尘一时情难自控红了眼眶,声音也哽咽了。

我心疼不已,不忍心再让他讲下去。

我也是一个母亲,我爱妞妞超过我自己的生命,所以我理所当然的以为全天下的母亲都和我一样爱子如命,可我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有这般狠心恶毒道德败坏的母亲,为了私欲,不惜卖掉亲生骨肉。

全城的人都知道海市有个易半城,他高高在上,风光无限,掌控着这座城市的经济命脉,可是又有谁知道,他无限风光的背后,曾经历过怎么的伤痛,那些苦难的岁月,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轻尘!”我揽他入怀,第一次发自肺腑地叫他的名字,“轻尘,你别难过,别害怕,外婆不在了,我来替她疼你,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会疼你一辈子的!”

“好!”易轻尘把脸埋在我肩窝处,哽声说道,“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我既然选择了你,就会一辈子对你好,哪怕是有一天,这片海枯了,也不改变!”

“我相信你!”我捧住他的脸,主动吻上他冰冷的唇。

他回应我,以一种无比强势又无限深情的姿势与我纠缠,直到我们的唇都变得温暖,我们的心也变得温暖。

这个时候,我真的以为,只要我们两个两情相悦,就能克服一切困难,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可是我偏就像个被上苍厌弃的孩子,他冷眼旁观着我充满波折的人生,不仅不对我施以援手,还不断地加诸于我更多的坎坷。

……

中午我们一起吃了饭,易轻尘把我送到公司附近的路口,我下车步行回了公司。

送份文件送了一上午,一回到公司就遭到主任和小艾的白眼,说我借职务之便在外面玩,还越级跟罗总请假什么的。

我也知道自己这样是有点不合规矩,就老老实实承认自己的错误,保证下次再也不犯了。

主任终究忌讳着我和罗浩的关系,没有太为难我,只是告诉小艾,让我多干活多跑腿,弥补一下她上午的辛苦。

小艾很会贯彻领导的命令,把我指使的脚不沾地,打扫卫生,接听电话,给来客登记,端茶倒水,有时还要协助其他部门复印个文件什么的。

一下午就这样忙忙叨叨的过去了,其实忙些也挺好的,时间过的快,没功夫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感觉很充实。

小艾过了一回冒牌领导的瘾,总算对我缓和了些,偶尔也和我闲聊几句,问我脸怎么了。

我说不小心滑倒蹭到绿化带的树枝了。

《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精彩评论

    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易轻尘,易母)文。标着恐怖,但是实际很好玩。女主(易轻尘,易母)各种神操作。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易轻尘,易母),女主(易轻尘,易母)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女主(易轻尘,易母)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电灯泡。。阻止她唱完这首歌。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