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唯倾一生》倾我一生一世念沈清澜 傲娇受 唯倾一生腹黑攻

唯倾一生

古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唯倾一生》是彼之伊人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婆婆,路晨风,书中主要讲述了: 顾婆婆这会儿吃完,看她们玩闹了一会,开声问话了,“几位都是哪里人,看样子听声音不像平城人!” “是的,是的,我也很想知道,大姐姐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2 00:21: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唯倾一生》是彼之伊人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顾婆婆,路晨风,书中主要讲述了: 顾婆婆这会儿吃完,看她们玩闹了一会,开声问话了,“几位都是哪里人,看样子听声音不像平城人!” “是的,是的,我也很想知道,大姐姐

《唯倾一生》免费试读

顾婆婆这会儿吃完,看她们玩闹了一会,开声问话了,“几位都是哪里人,看样子听声音不像平城人!”

“是的,是的,我也很想知道,大姐姐你们讲话的声音很奇怪!”落凡渝依旧扮演无知小孩。顾婆婆果然不是普通人,这哪是乡野村妇知道和敢问的事情?

白衣公子和他的随从一听顾婆婆的疑问,刚刚还在说笑的声音瞬间就停止了,鸦雀无声,这不是掩耳盗铃么,心虚肯定是心虚。女子好似意识过来,忙走回火堆,一边看着顾婆婆的神色,一边瞧了一眼白衣少年,赔笑打圆场,“那个,婆婆,我们都是正经人家···”支支吾吾,果然有问题。

“我们是商人,跟货归途中遇到了劫匪,因此受伤在此修养!”白衣男子在叫子笉的随从的搀扶下和几位都在慢慢挪向火堆,随着身影的靠近,落凡渝发现,这几个人身上都有几处破烂,好似被利刀划开一样,确实经历过打杀。看来“货物”十分贵重啊,因为这几个都是高手,能让高手都受伤的劫匪不是强大就是人数众多,足够重视这“货物”。

顾婆婆半信半疑的望了白衣公子一眼,见对方眼神坚定,毫无退缩,故而抿了抿嘴,低头不再说话,继续看火堆,偶尔添点柴。

子笉扶着白衣公子也席地而坐,其他两位似是见围着火堆的地方没有他们可以坐的缺口,就退回去,依旧靠在墙上,休息养神,不过警觉性挺高,外面风一吹什么声响立马就弹跳起来出去视察情况。

围着火堆的几人都不说话,气氛有点微妙。落凡渝见大人们不说话也不好意思开口,虽然觉得这样安静心里很是憋屈。就开始打量起白衣公子,反正看帅哥不用钱,这么小人家也不会说她不要闺誉。

完全看不出白衣公子伤在哪里?难道是内伤?衣服白净,除了和其他各位一样是身着袍子,束了腰带,外面还着一件白色飘逸的外衫,这是走什么路线?落凡渝视线往上移,终于可以看清他的脸了:虽然脸色略显病态,但依旧是鼻似悬胆,目若朗星,面若白玉,身似风柳。尽管是借着橘色火光看后作出的评价,但确实不得不承认是一个俊秀貌美之人。应该才十六七岁吧。落凡渝的心思翻了好几转。白衣公子见一个小孩子一直盯着他看,面上还不时露出羡慕和喜爱的神色有点恼,他立刻知道是什么意思,倏儿脸有点拉长,刚刚还带有笑的眼色也变得有点冷,最很别人说他貌比女子。“小姑娘一直盯着我看什么,姑娘家要懂得礼仪廉耻!”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落凡渝确实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不想接受他那“礼义廉耻的”教训,嘴上嘀嘀咕咕着。

白衣公子可能没想到小小姑娘竟然会回他嘴,虽然眼见她和自家妹子说话胆子看起来很大,这一听到她的嘀咕,正想反驳几句,突然低头猛烈的咳嗽起来,许久才停下,落凡渝一眼望见他的嘴唇边上流出了什么,继而全身乏力状倒向一边。

“血!”落凡渝大叫一声,还不等看清子笉等人扫过的双眼透出的杀意,自己已经晕过去了。从上辈子开始,她就晕血。顾婆婆忙把她拉往怀里抱着,镇定的看着那一群慌乱地将白衣公子扶回之前的尾草铺上躺着。女子忙从不离身的包里掏出什么东西,塞向白衣公子的嘴里。

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怀抱着落凡渝的顾婆婆,转而对依旧充满杀意的子笉低声说道,“先不管她们,等大哥醒来再说!”声音突然变得格外忧愁,“大哥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嘴里都肿着出血,还开始溃烂了,身上的伤口也没有要愈合的样子。”

落凡渝吓得有点颤抖,迷迷糊糊听着,怎么感觉女子似是故意说给她们听的?生病要看医生啊!仔细想想啊,他们一开始就以身体不适为由歇息在这里,不去住客栈不去请郎中,看他们的样子又不是没有钱!那么,对了,他们肯定是一群不能过明路的人,难怪顾婆婆也会那样问。

嘴里肿着出血,还开始溃烂,伤口不愈合,不吃东西就是食欲不振,这不是典型的维生素C缺乏么?感情这会公子是不爱吃蔬菜啊?但他看起来不胖啊,唉,男人就是好,吃什么都不易长肉,想我当初在21世纪那控制食欲的苦难和煎熬!

算了,提示一下吧,也许救好公子,他们就不会再生杀意了,落凡渝真是担心一不小心枉死啊。说到维生素C,这里肯定不会有柠檬、番石榴的,樱桃应该也是,就算产这个季节上哪儿找?那么什么东西富含维生素C,现在这个季节也有的呢?落凡渝绞尽脑汁苦想,终于让她想到几样。接下来是要怎么告诉他们。

“婆婆,这位哥哥是不是不爱吃蔬菜水果?”落凡渝依在顾婆婆的怀里,眼珠子转来转去的时候,顾婆婆早就发现她醒来了,这会听到她小小的声音先是平静继而又有点不解。

“姑娘怎么这么问?”

“我以前的家里,碰到过有人这种状况,娘亲说那是他不爱吃蔬菜水果的缘故!”落凡渝突然觉得有一个大户人家的出身可以解决不少麻烦。

顾婆婆不做声,庙内很安静,但是落凡渝能够感觉得到有不少视线朝向她们,舜而有人挪动去翻包裹去了。正待落凡渝起身端坐,女子已经拿过装满吃食的包裹摊在落凡渝的身前,讪讪的,讨好的表情,“小妹妹,你看哪个比较适合!”

落凡渝瞟了她一眼,是真挚的,急切的态度,没说话,看向那一堆吃食,大多数都是糕点,有几个梨子、枣子,不是什么最管用的,但了胜于无。这会儿天黑,乡镇里已经宵禁了,其他的买不到。女子见落凡渝的神色有点淡,失望中子笉拿过来一个包裹,放在地上,落凡渝一瞧,呀,是樱桃、柿子!这个季节还有这些,这些人果然来历不凡,忙指着这两样,“这些就很管用,务必让他吃下去。”

女子见落凡渝的眼睛闪着光,也跟着惊喜起来,将东西递给子笉,“子笉,快,这次你立大功了!”子笉忙闻言收拾好,拿去白衣公子那里,不知道捣鼓什么,然后就只看到喂食。不久,落凡渝有点累了,眼皮重的睁不开了,见顾婆婆也是疲倦至极,就准备睡,也就没和女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自顾自的睡去,虽然是地板,好在还有一些尾草,而且火已经把

庙内烧的暖暖的,不冷。尾草不多,落凡渝就先把收拾好的尾草堆放在一处,放厚放平,只够一个人,然后退回来扶顾婆婆去躺下。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顾婆婆只看了她一眼,眼神仍旧淡淡的,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眼角边透出的暖意和慈爱幽深着呢。

落凡渝帮顾婆婆弄好后,正欲躺在婆婆身边,突然脑袋里想起什么,立马起身走到装有土豆的包裹旁,从中拿出来几个土豆埋进火堆里,然后回来躺下,不一会儿,就听到二人睡着了的深呼吸声。

火堆旁的女子,目睹这一老一少,摇头,惊讶,怎么她们就一点都不怕呢。也不知道小姑娘扔进火里的是什么,隐约看着像地瓜,可是比地瓜要小要圆。也没多想,女子闭上了眼也浅浅的寐了。

一夜竟好眠。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门缝洒在落凡渝身上,落凡渝早已经醒来等候着了。有点冷,落凡渝起身发现白衣公子那群人不在,不过包裹还在,应该去哪儿了。只剩她与顾婆婆二人,火堆已近殆尽,没有柴了,昨晚一直有人在添火,难怪睡得很舒服。

“大哥,你就再吃一个柿子嘛?”女子的声音传了进来,原来就在外面啊。

“你不知道,你今天的脸色比这些天都要好!人家小妹妹都知道那是你挑食不爱吃蔬菜水果的缘故!”女子的语气像哄小孩子,有些令人发笑。果然笑回来了。

白衣公子脸色应该涨得通红吧。落凡渝想着,伸了个懒腰,小心翼翼走向门口,顾婆婆还没醒。落凡渝拨开门,一眼望去,五个俊美少年在晨晕下有坐着,站着,撑着下巴思考,看女子耻笑公子,靠在树上沉思,如果不是确认这是活生生的古代,落凡渝倒是要怀疑这是某一男子团体在拍写真集。

听到有人靠近,女子警觉的停下嬉笑,回头望向落凡渝灿烂的笑着,太美了。落凡渝连她打招呼“小妹妹,早啊,睡得可好!”都没听到。呆呆的看向前方,白衣男子微乎不觉的点了一下头,笑着,好好看的笑容。落凡渝还没难得及沉沦,就见白衣公子的视线略略朝上,手抬了起来指向这边,身子僵了一下,脸色难看之际,是震惊,是不可思议,“你···”

众人见状都是大惊,随着他指向的方向看过去,只见顾婆婆已经收拾好,走出来了。

白衣少年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忙回头深呼吸,平静下来,小声嘀咕,“不对,年龄不对···”声音虽小,但在场众人还是听清了。所以诧异更深。

白衣公子很快恢复正常,转身向顾婆婆施礼告罪,“在下路遮风,失礼了!”

顾婆婆的脸色平淡无奇,但一向爱观察细微的落凡渝还是发现她在听到白衣少年失态之言时眼神闪了闪,时间太短暂,落凡渝还在抓住思考就已回复平淡。

“小公子不必多礼!”

“既然我大哥都说了,我也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路晨风,小妹妹你叫什么啊?”叫路晨风的女子终于学乖了,朝向落凡渝眨巴眼睛,好似说,我可是自报上名了啊!

《唯倾一生》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彼之伊人)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顾婆婆,路晨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彼之伊人)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唯倾一生》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顾婆婆,路晨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