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魔尊是我徒弟》女主是师傅被三个徒弟强要 YD 魔尊是我徒弟御姐

魔尊是我徒弟

玄幻言情连载中

《魔尊是我徒弟》由网络作家沈半闲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珞,宿长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风阵撤了个干净,碧落堂上剩了几十名奄奄一息的弟子和一个双目禁闭,面如金纸的尾宿长老。 碧落堂原本是碧泉山庄的药馆,被白珞的风幕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5 00:20:2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魔尊是我徒弟》由网络作家沈半闲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白珞,宿长老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风阵撤了个干净,碧落堂上剩了几十名奄奄一息的弟子和一个双目禁闭,面如金纸的尾宿长老。 碧落堂原本是碧泉山庄的药馆,被白珞的风幕一

《魔尊是我徒弟》免费试读

风阵撤了个干净,碧落堂上剩了几十名奄奄一息的弟子和一个双目禁闭,面如金纸的尾宿长老。

碧落堂原本是碧泉山庄的药馆,被白珞的风幕一吹,原本放在架子上的瓶瓶罐罐摔了一地,管它是药粉还是药丸,都被白珞的风幕碾成齑粉,青的,红的,黄的,绿的,蓝的,混合着鲜血糊了碧落堂满地。

白珞一手扣着少年和尚向他体内渡着灵力,一边看向尾宿长老目光微凝。忽然之间一道金光自白珞手心灌注进虎魄,白珞手一扬,伴随着一声虎啸,虎魄“啪”地一声劈在尾宿长老身上。

“出来!”

尾宿长老身后一道微光闪过,他的灵魂竟然被白珞抽得离了体。

“尾宿长老!”谢瞻宁、谢谨言二人同时惊呼一声。

离了体的尾宿长老魂魄竟然被一个身穿血红肚兜的小女娃娃胁迫着。尾宿长老的魂魄仍然紧闭双目。

那小女娃娃伏在尾宿长老的背上,舌头伸得老长,如蛇信子一般缠上了尾宿长老的脖颈。小女娃娃看到白珞的时候,诧异了一瞬。

“妖孽!还不放开!”白珞反手一鞭劈向小女娃娃面门。

那小女娃娃为了躲开白珞的虎魄,不得不放开尾宿长老。小女娃娃一松手,尾宿长老的魂魄倏地回到了体内。“哇”地一声,尾宿长老突出一口黑血来。

“尾宿长老!”谢瞻宁赶紧上前去将尾宿长老扶了起来。

那小女娃娃忌惮白珞,蜷缩在角落里,嘴里发着“咕咕”地叫声,血红的长舌时不时地从嘴里伸出来,在嘴唇边上舔上一舔。

谢谨言见伤了自己众多同门的妖物就是这个小女娃娃,顿时气道:“哪里来的妖孽,竟然敢闯碧泉山庄!”说罢谢谨言手持着天铘剑,踏步上前,向那小女娃娃当胸刺去。

那小女娃娃见谢谨言上前来的,瞳孔中诡异的出现了双瞳,随后只见那小女娃娃嘴巴向耳朵两边列了开去,露出参差不齐的獠牙,她竟然笑了!

她避都没有避开谢谨言的天铘剑,长舌一卷就缠上了谢谨言的脖颈。小女娃娃本来就身体娇小,借着舌头缠上谢谨言的力道身体腾空而起,避过了天铘剑,倏地一声钻进了谢谨言的身体里。

白珞想要出手相救已然来不及,不由大怒:“谢谨言你蠢吗!连个实体都没有的妖孽你拿剑劈!”

谢瞻宁见谢谨言似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咽喉,一张脸已经青紫,惊慌道:“白姑娘,请你救救愚弟。”

白珞翻了一个白眼,手中虎魄一振:“虎魄,索!”

虎魄化作一道金光,将谢谨言绑了个结实。

被虎魄绑住的谢谨言低垂了头,脸上终于不再是青紫的颜色,但是十分惨白气息也不稳。

谢瞻宁慌张道:“白姑娘,愚弟这是怎么了……”

白珞平淡道:“你弟蠢爆了。”

谢瞻宁一噎,自己的弟弟一向高傲,倒是第一次得到这样的评价,轻咳了一声:“白姑娘,那只小鬼可是附到了愚弟身上?”

白珞扫了谢瞻宁一眼,大意是——“你没长眼睛吗”?

谢瞻宁尴尬了一瞬:“白姑娘,可不可以像方才那样把那小鬼抽出来?”

白珞嫌弃地看了谢谨言一眼:“先这么着吧,找不到这小鬼的来历,抽出来也没什么用。”

谢瞻宁瞪大了眼睛:“就让它这么附在谨言身上?”

白珞不理谢瞻宁,转身去看陆玉宝。就在白珞抽小鬼的时候,陆玉宝已经给那几十名弟子止了血。陆玉宝一边将药粉往一个弟子的腕子上涂,一边叨叨道:“白燃犀,你下次要放血,你就认准了一个手腕割。你看你这么一割割四个地方,药就要涂四个地方,多浪费钱啊?我这上好的金疮药已经用了两瓶了。”

陆玉宝一边碎碎叨叨念着,一边抬头看了白珞一眼,见白珞手里还牵了一个少年和尚,奇道:“白燃犀,你怎么还拐了一个小和尚?”

少年和尚垂目看了陆玉宝一眼。

陆玉宝顿时感觉有冷风吹来,打了个寒颤。陆玉宝又说道:“白燃犀,和尚是出家人,你这么占人便宜是不是不太好?”

白珞绀碧色的瞳孔冷冷地看着陆玉宝:“呵,不然我把他手放了?他身上的煞气能劈你几个来回。”

陆玉宝赶紧摆手道:“不用不用,我还要救人。”

少年和尚冷漠地看着白珞:“你多久能放手?”

白珞好笑地看着少年和尚:“小秃驴,我要是放了手,你身上的煞气你准备怎么办?”

少年和尚低垂了头:“已经被你压下去不少了。”

白珞歪着脑袋看了看少年和尚,发觉这少年和尚眉宇之间十分眼熟。可是一时之间也不知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不过自己活了好几千年,看上去有些眼熟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什么路人甲,一定是做了些什么事让她留下了印象的。

白珞冷冷地说道:“小秃驴,我也只不过是将你身上的煞气压下去了一些,还没把它完全收回去。剩下的这些你准备怎么办?就让它反噬你自己?”

少年和尚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白珞比少年和尚高了一个头,两人离得近了,白珞几乎是居高临下地看着少年和尚:“小秃驴,我不善疗愈,你可能要受点苦了。”

少年和尚抬头看了白珞一眼,还没来得及弄明白白珞说的什么意思。手腕处忽然灵流大盛,灌入少年和尚手腕的灵流不似方才那般温和温润,更像是千柄利刃在体内翻搅,将血肉搅得模糊,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少年和尚耳中翁鸣作响,似是利刃刮过胫骨,发出的尖锐响声。

少年和尚痛得闷哼一声,咬紧了下嘴唇,冷汗从额头落下,浑身颤抖。

许久,白珞才松开少年和尚的手腕。少年和尚身形一晃,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少年和尚体内的煞气被压制住,再抬头看向白珞的时候,眼底那一抹暗红也散了去。

白珞绀碧色的瞳孔对上少年和尚漆黑的双眸:“虽然受点苦,好过你被煞气反噬碎了灵核。小秃驴,谢就不用了,以后不要再妄动你的煞气。”

白珞说罢就背过身去不再管少年和尚。白珞走到尾宿长老身前:“老头儿,我问你点事。”

尾宿长老方才吐了血,面色不虞,喘着气说道:“白姑娘请说。”

“这小鬼是谁?”

尾宿长老脸色一白,尴尬道:“白姑娘我如何能知道这小鬼是谁?”

白珞冷冷地看着尾宿长老:“你之前不知道,但是我把她抽出来之后你应该知道了吧?”

尾宿长老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白珞不耐烦道:“本姑娘没有时间跟你在这耗。你若不说那本姑娘就告辞了。至于你们二公子,希望你这满屋子的碎瓷粉末能救吧。”说罢白珞作势就要收回捆在谢谨言身上的虎魄。

“尾宿!”

尾宿长老听见声音一抬头,见谢柏年从外面走了进来。“尾宿,你若是知道什么就告诉白姑娘吧,谨言的性命要紧啊。”

尾宿长老紧绷着的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罢了罢了,尊主,尾宿今日就偿了这个孽债吧。”

尾宿长老低垂了头,偷偷看了脸色苍白的谢谨言一眼:“那小鬼,原本是我女儿。”

尾宿长老此话一出,四座皆惊。

唯有白珞神色淡漠。方才她抽出那小鬼魂魄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劲。碧落堂里所有人都似被烈火焚烧,唯有尾宿长老只是面色难看而已,但那小女娃娃明明附在尾宿的身上。那小女娃娃为什么不先烧了尾宿?只不过是因为那小娃娃想要尾宿看着面前的惨状而已。

谢柏年有些不解地看着尾宿长老。尾宿长老来到碧泉山庄已经有二十余年了。他怎么从来不知道尾宿有个女儿?

谢柏年不解道:“尾宿,你多久有个女儿呀?这么些年,你连女色都不近,我们一直以为……”

尾宿长老脾气古怪,碧落山庄的弟子传说尾宿长老要么断袖要么太监。大家都宁愿尾宿长老是个太监。因为若是断袖的话,就尾宿长老那张鹤发鸡皮的脸,那画面是不忍想象的。

尾宿长老苍白地笑了笑:“那是我年少时做的孽。我年少时与一个女子在一起一夜风流,哪曾想那女子竟然有了身孕。”

谢柏年不解道:“这有什么的?你娶了那女子不就好?”

虽然未婚先孕有失礼数,但也不算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尾宿长老想起往事懊恼不已:“那名女子……是有夫之妇。”

谢柏年彻底哑了。未婚先孕可以算作有伤风化,红杏出墙就只能浸猪笼了。

“那女子的丈夫经商,一去就一年都不会回来。我那个时候年轻一心修道,只当是露水情缘早就走了个没影。那女子找到我的时候孩子已经生下来了。她不敢叫她丈夫知晓就来找我,要将那孩子给我。可是我那个时候好不容易在江湖有了些名气,带个女娃娃怎么在江湖上行走……”

尾宿长老已是哽咽。

白珞冷声道:“所以你们烧了那个女娃?”

人群中已经有正直的碧落山庄弟子忍不住了:“尾宿!你居然是这样的人?枉我一直敬你!”

尾宿长老绝望地闭上了双眼:“从那个时候之后,我一直很后悔,就再也不近女色。我行医救人,一直希望能赎清罪孽。可是她还是找上我了。”

白珞冷冷道:“不是她找上了你。那么多年,那个女娃恐怕早就转世投胎了,这是你的心魔。”

少年和尚听到“心魔”二字,抬头看着白珞,眼眸忽然黯了下去。

白珞问尾宿长老道:“你今日都碰过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让你心魔妖化了?”

“是我。”

白珞诧异地回头,见少年和尚静静地坐在她身后。少年和尚从袖中

《魔尊是我徒弟》 免费阅读章节

《魔尊是我徒弟》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沈半闲)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白珞,宿长老)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沈半闲)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魔尊是我徒弟》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白珞,宿长老),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