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一轩鬼事录》东北鬼事异闻录 第六章 唯一的知情者 一轩鬼事录虐文

《一轩鬼事录》东北鬼事异闻录 第六章 唯一的知情者 一轩鬼事录虐文

发布时间:2020-01-11 08:22:5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吴下阿萌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莱娜,方瑜的小说是《一轩鬼事录》,它的作者是吴下阿萌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一趟,虽然有些不快,但总算也有一些收获,至少知道了吴灵死前也有一个神秘男友,八成是同一个人,或者说是同一只“鬼”,并且两个人都

>>>《一轩鬼事录》在线阅读<<<

《一轩鬼事录免费试读


这一趟,虽然有些不快,但总算也有一些收获,至少知道了吴灵死前也有一个神秘男友,八成是同一个人,或者说是同一只“鬼”,并且两个人都死在了荷花池,这一点绝非偶然。到底荷花池、神秘男人之间有什么联系呢,他又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与两个死去的女生联络,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呢?

一安在我的再三要求下,终于同意买一部手机,回到学校已经差不多6点半了。

不知道为什么,打从一进入校门,我就浑身不自在,彷佛有个目光如影随形的看着我。

“一安,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人看着我,难道是那个恶灵知道我们在调查他,盯上我了?”说到这,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也感觉到了?”一安的回答让我有些惊讶,“恶灵还没有如此神通广大,我们没有起正面冲突,他还不至于花时间对付我们。我想可能是下午的石警官吧,看来他已经把我拉入疑犯的行列了,所以派人来监视我。”

“什么?”我气不打一处来,“有没有搞错,浪费老百姓的纳税钱,居然怀疑你,看来我下午骂他还不够。”

“呵呵,没关系,清者自清。”一安笑了笑,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哼,我看他样子精明,原来是个蠢人。石磊石磊,果然是个石头脑袋,名不虚传。”我一路骂骂咧咧,倒是把一安逗得哈哈大笑。

突然,一个念头一闪而过,我瞬间止住了脚步:“你说警察会不会最终找不到凶手,然后随便找个人交差?”平时影视作品里面看到的那种屈打成招的画面顿时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闪现。我有些害怕的看着一安,满眼的担忧。

一安默默的打量了我半晌,眸光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最后轻轻一笑,语气比平时更加柔和:“既来之则安之。别想那么多,回去好好休息。”

哎,我叹了口气,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宿舍,发现其他三个人都在。宿舍好似没有平日里那般热闹,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对了,是莱娜,这几天她都是这样,整日守着电脑,跟她说什么都听不进去。

我下意识的凑上前看了一眼,小妮子居然在聊QQ,对方的头像是个企鹅,名叫“往事如烟”。这个名字充满了岁月的陈旧感,跟时尚、洋气、沉迷韩剧的莱娜完全不搭调。

算了,毕竟这是别人的私事,还是少打听为好。

接下来的三天一安一直忙于查阅各种资料,我生性懒散,就找了种种借口躲在宿舍。再次见到他,是在他的课堂上。

跟上次一样,一安一下课,就有很多人围了上去。我随便找了个位子趴着等待。正当我半睡半醒的时候,脑袋被人轻轻戳了戳:“走吧。”

“去哪?”我嗦的站了起来,声音大的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一安显然一愣,随即眼角弯了弯:“我们边走边说。”

一路上,一安给我讲了这几天调查的收获。学校1924年成立至今,档案早已经堆积如山,他能在如此海量的材料中大海捞针一般的找出有用的信息,这样的办事效率,让我赞叹不已。

档案室的材料虽多,但真正有用的很少,绝大部分是八十年代之后的资料。八十年代之后,学校一直比较太平,除了几起学生意外身亡的事故之外,几乎没有涉及什么命案。而与荷花池有关的更是一件没有。

至于建校之初到七十年代之间的资料,由于经历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文化劫难,几乎毁于一旦,现在保留的大多是浩劫之后学校陆续收集和校友们捐赠的珍贵素材。其中有用的就两样东西:一本是校园建筑史册,从史册上得知荷花池是四十年代末才挖掘所建,之前是一片空地。另一样就是某位校友所赠的一本1962年的毕业生相册。

“也就是说,荷花池的秘密可能就发生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之间?”

“很可能如此,当然也不排除这片空地在荷花池建成之前就有问题,但是这个范围太大,根本无处可查,所以只能先从荷花池入手。”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去见一个那段时间生活在学校的人。”

“哦,那至少也七、八十岁了,你怎么找到的?”一安的形象在我的眼前瞬间高大了起来。

“刚才不是告诉你,我找到了一本六十年代的毕业生相册,我对照着2004年参加学校八十周年校庆的校友名单,找到了8个人。通过他们留下的联系方式,用校长的名义与他们取得了联系,但是现在距离当时又过了快十年,很多人都陆续去世了,幸好还找到一个,他就在G市的白云里养老院。”

养老院远离市区,周围环境十分清幽。左边是一个小型植物园,平时人很少,偶然有周围小区的老人和小孩在里面散步。右边和后面都是小山丘,空气清新,的确是一个养老的好地方。

沿着两米多宽的主干道进去,一路鸟语花香,我忍不住啧啧赞叹:“环境真好,以后有钱,我也要在这样的地方买个房子养老。”

“还是五台山好。”一安一脸认真,一下子就把我逗乐了。

转了几个弯,很快就到了养老院的接待处,一个护士打扮三十多岁女人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她让我们简单做了登记,就领着我们到了一个靠着花园的房间。房间不大,十多平米,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冰箱、空调、电视机该有的都有,十分干净整洁。靠窗的位子,放着一把大大的摇椅,上面安然的躺着一个老人。老人看上去七、八十岁的样子,头发花白,正眯着眼睛惬意的晒着太阳。

“陈老师,有学生来看你了。”护士敲敲门,吆喝了一声。

“哦。”老人闻言慢慢睁开了眼睛,目光炯炯有神,倒是十分精神。

“你们是哪一届的啊?人老了,记性不好了,学生的样子都记不住了。”老人爽朗的笑着,就要站起身来,显然十分高兴。

我急忙过去搀了他一把:“陈老师您好,我是Z大的学生王逸轩,这位是莫老师。学校想在90周年前把校史资料补充一下,您知道很多资料都不见了。我们从校长那里得知您是学校资深的老员工老校友,Z大的历史您一定最清楚,所以希望您能跟我们讲讲。”

一路上我想了很多理由,考虑再三,还是觉得从学校工作入手比较容易沟通。

“哦。”陈老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倒也没有怀疑:“你们想知道些什么啊?”

“主要是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那段历史,因为客观情况,那段历史相对空白。”

“那个时候啊,让我想想。”陈老师舒服的靠在椅子上,半眯着眼睛,似乎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四十年代末,我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我从小在Z大长大,在我的印象中Z大一直是一所优秀的学校,也培养了不少人才,所以在62年毕业后我选择继续留在这里教书。时间过得真快,当初自己才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现在都已经老的快走不动了。”

低沉平缓的话语慢慢从老人口中传出,仿佛拉开了一道时间的闸门。我和一安不敢打断他的思路,点点头,没有插话。

“我刚毕业那会,一切都挺好的,学校也愿意栽培新老师。可惜后来,哎,学生不思学习,老师不思教育。不过六七十年代,每个地方都一样,也不仅仅是Z大。”

“那Z大在那段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

“重大的事情?”

“比如荷花池?”一安突兀的插嘴。

一听到荷花池三个字,陈老师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刚才一直慈祥和蔼的脸顿时就僵硬了下来,看向一安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和戒备。

《一轩鬼事录》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吴下阿萌)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莱娜,方瑜)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吴下阿萌)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轩鬼事录》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莱娜,方瑜),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一轩鬼事录

一轩鬼事录

作者:吴下阿萌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吴下阿萌)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莱娜,方瑜)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吴下阿萌)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轩鬼事录》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莱娜,方瑜),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