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浪漫的预约》浪漫的句子 第九章 冯滔的“通匪”经历(增补版) 浪漫的预约下克上

《浪漫的预约》浪漫的句子 第九章 冯滔的“通匪”经历(增补版) 浪漫的预约下克上

发布时间:2020-01-14 00:21:4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伦明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浪漫的预约》的小说,是作者伦明创作的悬疑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会儿,肖美玉见鹰钩鼻神情紧张,不由得嘴角一撇,露出得意的微笑。刚才,她原打算这样为自己辩解—— 其实那天,作为军统元老的肖美玉

>>>《浪漫的预约》在线阅读<<<

《浪漫的预约免费试读


这会儿,肖美玉见鹰钩鼻神情紧张,不由得嘴角一撇,露出得意的微笑。刚才,她原打算这样为自己辩解——

其实那天,作为军统元老的肖美玉虽然从鹰钩鼻的话里听出来军统准备对冯滔动手,但是她那天并没有打算给冯滔通风报信。一来,她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二来,她觉得军统方面只是和冯滔发生了误会,双方见面后沟通一下,冯滔也就没事了。因为冯滔涉嫌“通匪”被特务机关调查,并不是头一次。

肖美玉跟冯滔有过亲密接触,很了解冯滔的性格。知道冯滔很讲义气,朋友、戏迷如果有事找他帮忙,他都会尽力帮助。“危险分子”往往会借机利用他。有一次,中统特务到ZQ大学抓捕两名通共的女大学生,但是进了校园之后才发现,这俩人已经不在了。

特务们一面立刻盘问两人的同学和老师,一面搜查两人的宿舍。面对特务的盘问,大家几乎都说不知道其下落。但却有一个男学生说,两个小时以前,他亲眼看见冯滔走进校园,见到那两个女生,先是说,“对不起,我来晚了,差一点耽误了二位的行程。”接着从衣袋里掏出一把钞票,递给她俩,“这些钱够你们的路费和沿途的吃住开销吧,你们快走吧,晚了可就来不及了。”随后,冯滔就和那两学生一起出了校园。

与此同时,搜查学生宿舍的特务也从两个学生的私人物品里发现了冯滔和两位女学生的合影照,以及冯滔分别在两人的笔记本上写的签名留言。

根据这些,特务们认定冯滔帮助女“**”逃跑,就立刻赶到冯滔正在演戏的戏院,见到还没有上台演戏的冯滔,盘问他为什么要帮助“女匪”逃跑,而且还说“快走吧,晚了可就来不及了”的话。冯滔回答说,那两人是他的戏迷,今天中午打电话说要回HN老家,请他借点路费。于是冯滔就给了她们一些钱,但冯滔也说自己不知道两人“通匪”的事。至于说“晚了来不及”的话,冯滔解释说,她俩是姨表姐妹,她们跟冯滔说回老家的理由就是外婆病危。

特务又问,那俩人打电话找冯滔借钱,谁可以证明。他与那俩人无亲无故,为什么给她们送钱。冯滔说当时有两个戏迷在他跟前,听到了电话内容,而且冯滔手头没有闲钱,特意找两个戏迷借的钱。至于送钱理由,冯滔说自己全靠戏迷朋友买票看戏捧场,才有饭吃。戏迷有事请他帮忙,他理当投桃报李。

特务们当然不信这些解释,于是他们不等冯滔即将演出就马上拘押了冯滔。

冯滔被抓,自然无法演戏,于是戏院只好紧急张贴公告,说冯滔有官司在身,演出取消,所有已经买过戏票的观众可以来戏院凭票退款。

但是问题并没有这么完事,冯滔这边进了特务机关,那边就有一群女人占多数的戏迷,由几个官太太带队,找上门来,质问特务为什么随便抓人?

一个瘦小的特务头目歪着嘴,傲慢的说,冯滔的口供漏洞百出。他说那两个“Jian匪”分子是回家看病危外婆,但是这两个学生逃跑前并没有向任何老师请假,既然回家探望亲属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为什么不请假?分明是撒谎。至于说接过电话后找戏迷借钱再帮助戏迷,更是撒谎。冯滔在事发前给这两个“Jian匪”分子笔记本上的签名留言是“心心相印”,既然与“Jian匪”心心相印,可见冯滔也是“Jian匪”。

针对特务头目的答复,戏迷们马上为冯滔辩护。撒谎只能说是那两个女骗子撒谎,冯滔并不知道她俩骗人,充其量是被谎言欺骗。至于说借钱,几个戏迷当场说,她们也都找冯滔借过钱,冯滔都给钱了。

还有两个戏迷作证说,那天她俩就在冯滔身边,亲耳听到有个女人在打给冯滔的电话里说外婆病了,要带表妹回家,想跟冯滔借钱。冯滔放下电话又找她俩借钱,起初她俩还不高兴。冯滔解释说,“所有戏迷都是我的衣食父母,她们有了难处请我帮忙,我得出力。倘若你们要是也有了难处,我不也得尽力帮忙吗?”她俩被最后一句话打动了,这才掏了钱,冯滔随即还写了借条给她俩。

俩人说到这里,分别从各自手提包里掏出一张纸,上面果然是冯滔的手迹,“今借赵太太(钱小姐)法币叁拾元,日后定当如数奉还。空口无凭,立字为据。冯滔”

接着,另外两个女人也出示了冯滔以前给她们写的内容相似的借据,当然,上面还有这两个女人的手迹,“借款已如数归还,兹感冯君人品诚实,特存借据,留作纪念。”

针对“心心相印”留言,几个年青女戏迷也掏出笔记本,上面署名冯滔的留言内容居然也是“心心相印”。女戏迷这会儿讥讽地说:“既然康主任认为冯滔与‘Jian匪’心心相印就是‘Jian匪’,那么我们与‘Jian匪’冯滔心心相印,看来也是‘Jian匪’喽。既然这样,那就把我们几个‘Jian匪’也抓起来吧?乖乖,康主任你一下子抓了这么多‘Jian匪’,是要升官发财的了。”

特务头目康主任顿时额头冒汗了,他这才发觉现在捅了马蜂窝,或者说蜜蜂窝,但他不甘心就这样被一群娘们斗败,马上嘴硬的说,“冯滔给‘Jian匪’送钱,帮助‘Jian匪’逃跑,总还是通匪。不经上峰批准,我们无权随便释放。有本事,你们找到上峰去。”

他康主任当然没有想到,戏迷们还真去找到了中统特务系统最大的头子,当时还兼任政府教育部长的陈立夫。其中的一些女老师和女大学生以前因为学校的事情还接触过陈立夫,此时说话更有底气,她们质问陈立夫,冯滔感恩戏迷,投桃报李是否符合政府倡导的礼义廉耻?如果不符合,那么请问,当局提倡的为人之道究竟是什么?如果做人光图索取,不图回报,岂不成了只能进不能出了?

说到这里时,一个珠光宝气的太太接了一句,“只能进不能出,不就是狗逼吗?难道大家都去当狗逼吗?”这话惹得屋里的多位太太都笑了,连在场的陈立夫的秘书、副官也忍不住笑了,小姐们倒是脸都红了。笑声平息后,几位法律系的女戏迷又接着说:“如果政府做事正大光明,就应该公开审判冯滔,我们将在法庭上为冯先生做无罪辩护。”

阎王到底比难缠的小鬼好说话,外表颇像文人雅士的陈立夫笑眯眯地听完女戏迷们的申诉以后,沉思片刻,当场拿起了办公桌上的一部电话机,口气十分平和,“你们是怎么搞的?冯滔这个人嘛,其实就是重感情、讲义气,伪装成戏迷的‘Jian匪’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欺骗了他。他又没长火眼金睛,怎么能看得出谁是‘Jian匪’呢?而且你们自己的工作也没有做好,冯滔提到的证明人,你们为什么不跟人家调查核实呢?冯滔的问题不属于通匪,你们还是把他放了吧。”

就这样,冯滔去中统局喝了一回茶,然后又潇洒地出来了。

还有一次,军统特务发现冯滔“通匪”问题,跑到冯滔住所盘问他。冯滔对特务提问一一做了回答,还说什么人可以证明。领头的大鼻子特务见没问出破绽,又鉴于上次中统特务乱抓人捅了蜜蜂窝的教训,于是悻悻地起身说:“既然这样,我们再找那几个证人核实一下。冯先生按照预定的行程安排,马上要去戏院演戏吧,那就请吧。如果我们明天不再来麻烦冯先生,就说明这个事一风吹了。”

说到这里,那个领头的特务又阴阳怪气地说,“如果冯先生在我们走后溜之大吉,那么,我们连调查核实的程序也都免了。”

冯滔当然听出来这话的弦外之音,就哈哈笑了,“我又没有做贼心虚,干吗要逃走呢?需要我接受调查的,我随叫随到。”

因为冯滔在几次“通匪”调查都过了关,所以,肖美玉觉得冯滔这次也不会有问题,根本没有想过给冯滔通风报信。晚上冯滔的演出照常进行,肖美玉觉得他已经没事了,于是又想约冯滔吃夜宵。没想到,一个电话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虽然肖美玉为自己准备进行这样的辩解,但鹰钩鼻现在就是认定她给冯滔通风报信,她感到自己现在怎么也都说不清了,面对送上门来的掉脑袋罪名,她当然得首先保自己的命。于是,她心一横,把鹰钩鼻也干脆端出来了。

《浪漫的预约》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伦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冯滔,戴笠)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伦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浪漫的预约》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冯滔,戴笠),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浪漫的预约

浪漫的预约

作者:伦明类型:悬疑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伦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冯滔,戴笠)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伦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浪漫的预约》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冯滔,戴笠),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