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双面皇妃》双面皇妃小说 第十六章 发现秘密 双面皇妃在线阅读

《双面皇妃》双面皇妃小说 第十六章 发现秘密 双面皇妃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02-14 16:26:0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东边雨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双面皇妃》是东边雨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金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金御麒不疑有他,赶紧俯身去扶御婷,没想到,她趁其不备,一伸手,将皇兄袖中之物给取了出来,待看清是何物后,她惊叹:"天啊,皇兄,你居然私藏女

>>>《双面皇妃》在线阅读<<<

《双面皇妃免费试读


金御麒不疑有他,赶紧俯身去扶御婷,没想到,她趁其不备,一伸手,将皇兄袖中之物给取了出来,待看清是何物后,她惊叹:"天啊,皇兄,你居然私藏女人的绢帕!"

金御麒见妹妹是在骗自己,不由得有些恼怒,主要还是因为她发现了自己的秘密:"金御婷,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居然连我也敢骗!"

"哇哦,有人恼羞成怒喽!母后救命啊!"金御婷笑眯眯得说,一点都看不出害怕的样子.

望着皇妹探究的目光,金御麒反倒从容起来:"好吧,皇兄承认,这是女人用的东西,是我捡来的,因为她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她很有可能是个奸细."

"那你就私藏了?"金御婷坐到离皇兄不远的地方:"咦,什么气味这么奇特?皇兄,你这殿内用的是什么香料这么好闻."

"这是绢帕上的气味."金御麒由衷说道:"就是这股子气味让我对她产生了好奇,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子?"

金御婷又嗅了嗅:"嗯,果真呢!"她把玩了一会儿:"这上面绣了个嫣字,一定是她的闺名吧."

"你说呢?"金御麒反问.他之所以会留着这块绢帕,的确是对它的主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很想见到本尊.

"皇兄,可否割爱将它送于皇妹?"金御婷哪壶不开提哪壶.

金御麒不假思索:"不行!"

"为何?"

"不行就是不行!皇宫里的宝贝何止上千,你说一声便是."

金御婷存心说道:"可我偏就看上了这块绢帕,它的绣工如此精湛,恐怕连宫里的绣娘都无人能及呢.皇兄,你就送给我吧,反正你留着也没有用啊."

金御麒固执得摇头.

"皇兄,你真小气!"金御婷说道:"既然你不知道这绢帕的主人是谁,说不准是父皇的哪位妃子的,也说不准是我那几位皇姐的,更说不准是哪位应选女的呢."

金御麒眼前一亮.对啊,按御婷的想法想下去,父皇那些妃子毕竟不是年轻姑娘,不可能有这种绢帕,他那些皇姐皇妹也不太可能,宫里的香料他都很熟悉,若有特别的,不可能不在宫里使用.剩下只有一种可能性较大,宫里忽然多了应选女,说不定其中就有绢帕的主人,可怎么才能找到她呢?

"皇兄,想什么呐?"金御婷伸手在他面前晃.

"御婷,想知道这绢帕是何人的吗?"金御麒忽然问道.

"想啊,查案这种事我很有兴趣呢."金御婷一脸不安分:"正好打发无聊."

"你去陈女官那里,就说你想考考这些应选女,每人绣一方绢帕给你,绣得最佳者有重赏."金御麒出主意.

金御婷恍然:"哦,如此以来,只要我拿到所有应选女的绣品,一一对照,若有绢帕的主人,定能现形啦."

"嗯,就这么办."

说得正欢,鎏秀殿的丫环碧儿走了进来:"奴婢见过太子,太子千岁千千岁."

"碧儿,何事?"

"公主,七公主与九公主正在鎏秀宫等候公主下棋."

"呀,光顾着与皇兄聊天,倒把这茬给忘得一干二净了."金御婷对皇兄行礼:"皇兄,皇妹告辞."

"去吧."金御麒点头,看着她离开,望着御婷留下的绢帕,他轻轻叹气着.谜一样的绢帕,何日才能真相大白?

储秀殿眼见太阳偏西,倾城与应选女们的课业终于算是结束了,居然有人遭到了淘汰.当她们面带凄楚得从倾城面前走过时,她分明看到了她们眼中不甘的泪水.而她又被留了下来,她很希望走的是自己.

女官们一离开,应选女们各自回去.倾城也向殿外走,钱雅兰尾随着她:"简直难以置信,你居然还能待在这里."

"姐姐,算了,少说一句,我们走吧."钱雅梅说道.

倾城听到了却假装没听见.

"雅梅,真不懂你在怕什么,胆子这么小,怎么在宫里混?"钱雅兰有些看不惯妹妹的德性:"自从进宫,你的脾气怎么变了这么多."

钱雅梅暗暗在心里嘲笑姐姐的愚蠢,现在这种时候,应该夹着尾巴做人,何必张牙舞爪的,这么做只会树敌,给自己招来麻烦,她之所以三番四次提醒,是不想连累自己而已.她说道:"忠言逆耳,总之,你好自为之."

"你!"钱雅兰生气得说:"你居然敢教训我!别忘了,我是你长辈."

钱雅梅懒得再理她,径直而走,不想,不小心与另外一位应选女撞个正着.

"哎呦,你走路不长眼睛吗?"应选女李淑环娇艳的脸上闪现着痛楚:"这么大的道你不走,偏往我身上撞!"

"对不住,是我失礼了."钱雅梅说了一句.

"一句对不住就行啦?"李淑环叫嚣:"撞坏我较弱的身子你赔的起吗?"

"那你想要如何?"钱雅梅的脾气也上来了:"你能这么大声说话,说明没事啊."

"万一内伤呢?"李淑环理直气壮.

钱雅兰一脸不平得走来:"你和她废什么话!"她面向李淑环:"我们是相府千金,你能奈何得了吗?"

"相府千金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别忘了,这里是皇宫,女官也说了,大家都是应选女,地位相等,我叔父还是礼部大官呢!"

"吵什么吵,有点千金小姐的仪态吗?"卫女官忽然出现在她们面前:"你们三个都给我跪在这里一个时辰,好好反思!"

三人都未不敢出声了.

"慕容倾城,回来!"卫女官喊道.

差不多走远的倾城只好依言折返:"卫大人,有何吩咐?"

"她们要在这里跪上一个时辰,本官有事,你就代本官在这里好好盯着她们,记住,不到一个时辰不许她们三人起身!"

"是."

钱氏姐妹和李淑环虽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只能跪下.钱雅兰用近似杀人的目光看了一眼慕容倾城.

因四人彼此间有所间隙,故相安无事.

长瑞宫天色更加黯淡,清风姐妹俩无心欣赏宫内的晚景,左等右等不见小姐回来,不免有些急躁.

"姐姐,都这个时候了,应选女也该散了吧,小姐怎么还没回来?"

"是啊,难道她们还在继续授课."清风说道:"可我有看到附近宫室的应选女回来啊."

"说得也是,小姐不会被什么事缠上了吧."

"咳,我们还是别在这里瞎想了,赶紧出去找找吧."清风说道.

正要走,倾城忽然回来了,清风立即迎了上去:"小姐,你总算回来了,如何?累了吧?"

"让你们担心了吧."倾城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

"哼,果然是那个菊香丫环搞的鬼!该,这下受到惩罚了吧!"

明月说道:"依我说,该让钱家小姐跪上三个时辰,有怎样的丫环就有怎样的主子.小姐,你要小心她找你麻烦."

"你们放心,我有分寸的."倾城宽慰.

"小姐,该用晚膳了.膳食早有人送来了,怕是凉了呢."

"无妨,反正没什么胃口."

月亮悄悄升起.

"小姐,后天又要月圆了."清风瞧着外面的月光.

"不聊这个."倾城故意避重就轻:"今天我不在,你们有找什么乐子吗?"

清风说道:"小姐,皇宫太大了,我们都不敢走动,生怕迷路呢."

"是呀,心里又担心小姐,我们只在隔壁花园走了走,你知道吗,小姐,这里的花开得好漂亮呢,有些更是见所未见."明月说.

"天下之大,自然无奇不有."倾城笑了笑.

"我问过这长瑞宫的管事宫女,她让我们没事千万别到处乱跑,若误闯别殿是要被问罪的.小姐,宫里的规矩实在太多,好不习惯呢."清风又说道.

倾城说道:"这皇宫自然是规矩最多的地方.对了,你们有去看过敏敏吗?"

"去了,阿吉说,她家小姐恢复得很好,说是感觉舒服多了."清风回答.

"这就好,天色已晚,明日一早再去看她,还要换药的."

突然,明月说道:"小姐,你的绢帕呢?"

"啊?"慕容倾城一愣.

"小姐,你脸上有点脏,用绢帕擦吧."清风解释.

"这,昨日被我弄丢了."倾城赶紧说:"无妨,反正我不出去,将易容除去即可."

"说得也是."清风笑了一下.

"我昨日午后还见过在小姐手里的,怎会说丢就丢了,小姐,它跟随你好久了."明月惋惜得说道.

"改天有时间再绣新的."倾城说.

"小姐的绣功极好,绣什么都好看."清风夸道.

"小姐,明日你们学什么?"明月随口就问.

"就是女红啊."倾城说.

清风提议:"小姐,以你的真材实料,绣花不在话下,不如假装手拙."

"不可,当日那位李大人已知我的绣功很好,若我故意使诈,万一此事被查出来,保不准会按个什么罪名,我不能冒这个险.来日方长,还是慢慢想办法吧."

"嗯,还是小姐思虑周全,你就当姐姐胡说吧."明月说道.

《双面皇妃》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东边雨)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慕容,金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东边雨)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双面皇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慕容,金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双面皇妃

双面皇妃

作者:东边雨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东边雨)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慕容,金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东边雨)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双面皇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慕容,金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